【姐夫的荣耀】(37) 赏心酒


             第三十七章 赏心酒  四个人,三个杯。  杯里有酒,很醇和的酒,想不到【赏心水米】不但粥很好吃,酒也很香,又
香又醇。  【这酒是用什么米酿的?】乔若谷的双眼瞪着赵红玉,他已经喝了三杯【赏
心酒】,但他似乎还想再喝,舔舔唇,他嗅了嗅手中的空酒杯,那副馋样简直就
像一个酒鬼。  我也像酒鬼,咂咂嘴,我也用疑惑的眼神瞪着赵红玉,因为给我和乔若谷斟
酒的人就是赵红玉。  赵红玉不能简单的说她是美女,她是美女中的美女。第一次见到赵红玉是在
朱九同别墅里,那次,我就对赵红玉的容貌感到吃惊,她有一双很特别的眼睛,
长长的睫毛下,那条狭长的眼角很自然地流露出狐媚的神态,这种媚态是天生的,
独一无二,别的女人也无法模仿,站在她面前,无论是什么角度,男人都会产生
一种错觉,觉得她在看着你,留意你。  被美女关注是什么感觉?  别人我不知道,我就会有荣耀感,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纵横
四方,睥睨天下的大英雄。  只有大英雄才配拥有像赵红玉这样的大美人。  我很想拥有像赵红玉这样的大美人。  只可惜我不是大英雄,乔若谷看起来也不像,朱九同就更不用说了,所以美
人给我斟酒我已经很满足,何况【赏心酒】一点都不输给任何琼浆玉液,奇怪的
是,赵红玉只给我和乔若谷斟酒,连斟了三杯,而朱九同却只能在一旁愤怒地看
着我们。  【湘鄂地区有一座玉峰山,玉脂米就产自玉峰山的山腰上,这种米,颗大粒
圆,气味清香,色泽晶莹剔透,就……就像我的肌肤一样,用这种米酿的酒一定
是天下第一美酒。】赵红玉没有笑,她的表情很平淡,好像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
是真的。  我很想笑,乔若谷也是拼命忍住的样子,但我们都笑不出来,因为朱九同在
大声咆哮:【难道我就没有资格喝这种美酒?】包间里有四个人,但宽大的实木
方桌上只摆放着三个杯子,三个杯子中,我和乔若谷已经各占其一,剩下的一个
杯子只能让一个人用,这似乎意味着有一个人无法喝到【赏心酒】。  难道朱九同真的没有资格喝【赏心酒】?  如果由我决定,我情愿把酒倒掉,也不会给朱九同喝上一滴,对于朱九同,
我内心始终充满了厌恶之情,一想到他曾经侮辱过戴辛妮,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怒
火。  让我懊恼的是,赵红玉居然嫣然一笑,给朱九同也斟上了一杯【赏心酒】,
她还站起来,亲自把酒端到朱九同面前:【朱总裁怎么会没有资格呢?想当初,
朱总裁对红玉诸多关照,红玉一直心怀感激,恩,这杯赏心酒就算是红玉敬朱总
裁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赵红玉笑,这一笑简直百媚丛生,明艳妖娆。  我心中如同打翻了一只大醋缸,嫉妒中还带着愤怒,乔若谷却一脸平静,看
不出他心里想着什么,只是他握酒杯的手已经变成了拳头。  【嚇嚇,我记得小玉来KT时,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孩,如今一晃七年就
过去了,以前的小女孩,如今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唉!时间过得真快呀,
嚇嚇,还是小玉对我好,还是小玉知恩图报。】朱九同接过赵红玉递来的【赏心
酒】,干瘦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只是皱纹太多,如老树盘根一样,加上几缕稀疏
的胡子,他看起来就像一个黑灰的胡萝卜,可恨的是,他的眼睛居然盯着赵红玉
鼓鼓的胸部看,那地方有一条很长,很深的乳沟。  朱九同已经很老了,但他拿起酒杯的那一刻,眼睛里放射出夺目的光芒,仿
佛又回到了那段叱咤风云的岁月,他的手变得坚强有力,在美人的注视下,朱九
同举起了酒杯。  突然间,一条矫健的身影迅速弹起,闪电般地扑向朱九同,只听【砰】的一
声,朱九同手中的酒杯摔在了宽大的方桌子上,瞬间裂成了无数的碎片,一杯满
满的【赏心酒】溅洒四处,就连我的衣服也无法幸免地沾上了好几滴。  我吃惊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朱九同也呆呆地注视着乔若谷,因为就是
乔若谷把他酒杯击落。  【酒有毒。】乔若谷淡淡地看着朱九同,他身边的赵红玉已经脸色大变,狭
长的眼角放射出的电波已不再温柔,而是一道狠毒的寒芒。  我突然间打了一个激灵。  【毒?乔组长,你说酒里有毒。】朱九同深吸了一口气。  【对。】乔若谷木无表情地点点头。  【谁想毒我?】朱九同又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眼光从乔若谷移到赵红玉的身
上。  【我。】赵红玉冷冷地说道。  【你?小玉,我不明白……】朱九同吃惊地看赵红玉。  【朱九同,你不必感到意外,我刚来到KT你就玷污了我,那一年我才十五
岁,从你玷污我的那一天开始,我就想你死,每时每刻都想你死。】赵红玉狭长
的眼角流下了一串晶莹。  【可……可是,已……已经过去了七年了,小玉,我知道我不对,我……我
那时候色迷心窍……】朱九同喃喃地说道。  【七年?哪怕过了七十年,只要有机会,我都会杀了你。】赵红玉脸色已经
变成了铁青,她的声音仿佛来自阴森的地狱。  【嚇嚇……可惜,可惜你永远没有机会了,嚇嚇……】朱九同突然大笑。  【为什么没有机会?】我突然插上一句。  【嚇嚇……因为乔组长不会给你们有机会,乔组长会保护我,嚇嚇……】朱
九同越笑越大声,他眼里还泛着一丝得意。  【保护?乔哥,你是朱九同的保镖?】我把目光转向乔若谷。  【不是。】乔若谷摇了摇头:【朱九同已经转做了检方的污点证人,我必须
保护他。】【污点证人?他要指证谁?】我大声问。  乔若谷淡淡地说道:【中翰,本来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你也没有权利知
道,但事发突然,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朱九同是指证何书记的重要证人,不但我,
就连你都应该保护他。】  【何书记?】我大吃一惊,因为我与何书记有金钱交易,我还亲手把十五亿
转汇到何书记指定的银行,单以贿赂罪来说,如此庞大的数目,足够我把监狱坐
穿十次。  【对。】乔若谷目光如炬地看着我。  【那……那何芙呢?她知道这一切吗?】我的声音有些发抖。  【知道,虽然她是何铁军的女儿,但她只忠于国家,忠于法律,当然,为了
避嫌,抓捕完万国豪和万景全后何芙就必须回北京,恰好她也受伤了,更应该回
北京医治。】  【那你与赵红玉是什么关系?】我突然想知道一些事情。  【调查何铁军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一个女人与何铁军关系十分密切,这个女
人就是赵红玉,为了获得更多能直接指控何铁军的证据,我说服了她,她也是这
起案件的关键证人。今天晚上拿到录像带后,我就带上赵红玉,朱九同一起回北
京,只是,我想不到赵红玉想杀了朱九同。】【你怎么知道赵红玉下毒?】我又
问。  【指甲,赵红玉端酒给朱九同时,食指伸进了酒杯里,当她把食指拿出来时,
我发现她食指的指甲褪色了,本来是粉红色的,如今却是普通的肉色。】乔若谷
看了看赵红玉的双手。  的确,赵红玉的双手美极了,纤纤十指更是嫩白无骨,惹人喜爱,唯独左手
食指的指甲无色,这与她另外九个指甲的颜色很不协调。  愤怒的赵红玉下意识地把双手收了起来,握成了两只小拳头,哎,哪怕是小
拳头,也可爱异常,真想放在手中好好把玩一番。  【恩,女人的指甲褪色确实不好看,也难怪乔哥会注意到这些细节,只是,
光凭这些,你就断定赵红玉下毒?】我心中还是疑问万千。  【说实话,我也不敢肯定赵红玉下毒,但朱九同太重要了,我不得不小心,
幸好,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唉,做我们这份工作,随时都会有危险,如果让危险
出现在面前,也许一切都晚了。】乔若谷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手里
已经多了一把手枪。  【咯咯……】赵红玉突然放声娇笑,笑得花枝招展,娇躯乱颤,她胸前的那
条深邃的乳沟越来越清晰,我甚至看见了淡淡的乳晕,天啊,我硬了,硬得非常
厉害,小腹下,一股澎湃的欲念瞬间就涌上了我胸口,继而占据我的大脑,蚕食
我的理智。  【赵红玉,我……我还是低估了你。】乔若谷突然浑身颤抖,脸色通红,就
连脖子上的青筋也根根凸起,显得狰狞可怕。  【哼,两个臭男人什么都不看,就看人家的手指,难道我赵红玉就只有手指
好看么?】赵红玉娇嗔一句,两只嫩白的小手托住了鼓鼓的胸部,然后缓缓地向
中间挤压,堆砌一座高高的山峰。  【赵红玉,你要干什么?】乔若谷的身体抖得厉害,他的双眼瞪得比牛铃还
大,我注意到他的裤裆隆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  哦,我的天啊,我裤裆的帐篷更大,还火烫异常,我心中逐渐聚集一个念头,
那就是交配,和任何女人交配,不管美丑胖瘦,不管年龄大小,只要是女人。  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赵红玉的纤纤十指挑开了上衣的纽扣,本来深开V领的
上衣就很性感,如今更是露出晶莹剔透的肌肤,没有乳罩,只有一件薄如蝉翼的
吊带内衣,我清晰地看到了两颗激凸的乳头,乳头很小,但乳房很大很挺,把薄
如蝉翼的内衣高高撑起,我还看到了一个平坦的小腹,那里看不到一丝赘肉也看
不到一点胸骨。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  可怕的是,赵红玉还在继续,她轻舒玉臂,优雅地剥下那条紧身的牛仔裤,
露出两条笔直匀称大腿,大腿修长,同样晶莹剔透,隐隐泛红,那是一双极品的
美腿,踢开脚边的牛仔裤,她的凌波玉足也让房间的三个男人尽收眼里。  我的灵魂开始出窍,看到赵红玉向我走来,我快疯了。  突然间,我发现乔若谷开始脱衣服,他脱得很慢,但脱得很彻底,我注意到
乔若谷也有一根粗大的阳具,诡异的是,尽管在脱衣服,他的手枪始终拿在手里。  赵红玉妩媚地看着乔若谷,狭长的眼角还粘着淡淡的泪花儿,但眼眸中已经
充满了笑意,笑得很放肆,很大胆,我突然感到了强烈的嫉妒,看到赵红玉袅袅
的身形一转,竟然向乔若谷走去,我的嫉妒就更强烈了。  让我惊讶的是,我听到乔若谷的哀求:【别……你……别……别过来……】  赵红玉没有理会乔若谷的哀求,她走到乔若谷的面前,伸出纤纤小手,轻轻
地抚摸乔若谷的脸庞,嫩白的手指扫过了乔若谷高挺的鼻梁,然后用世界上最温
柔的语气对乔若谷下了一道命令:【乖,把嘴张开。】乔若谷就像一个很听话的
小孩,他很痴迷地张开了嘴唇,鼻梁上的小手悄然滑下,一根葱白手指钻进了他
的嘴里,闭上嘴唇,乔若谷贪婪地吮吸着那根嫩白的手指。  【好吃么?】赵红玉柔声问。  【恩。】乔若谷痴痴地点了点头。  【把枪给我。】赵红玉笑眯眯地抽动那根放在乔若谷嘴里的手指。  乔若谷愣了一下,但随即把握枪的手举了起来。  【不……乔组长,乔组长,你不能把枪给她,她要杀了我……乔组长,你是
不是中了迷药?你快醒醒……】朱九同从椅子跳起来,他激动地向乔若谷大声吼
叫,看来,他已经意识到了危险。  赵红玉没有理会朱九同,她甚至没有看一眼朱九同,而是把香软的身体贴到
了乔若谷的身上,用那两个高耸挺拔的地方开始厮磨着乔若谷的胸膛,另外一只
柔嫩的小手缓慢地抓住了乔若谷紧握的手枪:【把枪给我……】  【不……】惊恐万分的朱九同突然向赵红玉扑过去,虽然年纪已经很老了,
但这一扑之势却是十分的猛烈和迅速,人,总是在最危险的时候爆发出巨大的潜
能,朱九同显然意识到了危险。  【嗖……】一道很沉闷的声音。  这是一支加装了消音功能的手枪在射出子弹时所发出的声音。如果是一般的
手枪,在如此近的距离抠动扳机,我的耳朵一定会被震得嗡嗡响。这种特殊的武
器一般只配备执行特殊任务的人,乔若谷就属于这种人,他不但执行特殊任务,
他还是一个有特殊身份的人,与何芙一样,乔若谷的射击技术也非常精湛,子弹
是从朱九同的两条眉毛之间射入,不偏不倚。  我在想,是不是击中头部可以减少血花四溅?  这个答案我已经没有心情深究下去,我除了震撼外,还是震撼,不知道为什
么,我的理智在一点一点的恢复,裤裆的巨物不停地跳动,如同敲锣打鼓一般,
强烈地分散了我的注意力。  【谢谢你,乔大哥。】赵红玉掂起了双脚。  乔若谷的身材不算高,但赵红玉要想吻乔若谷的嘴唇就必须掂起双脚。  【不用谢,这种恶棍死有余辜,之前,我并不知道他侮辱过你,只是……只
是你不该在酒里下春药,我现在真的很辛苦,很难受。】乔若谷没有给赵红玉双
脚落下地的机会,他的双臂紧紧地搂着赵红玉的软腰,我真担心乔若谷会把赵红
玉的软腰折断。  【乔大哥,你不用忍,红玉现在就是你的人,你无论做什么我都愿意。】赵
红玉也楼着乔若谷的脖子,修长的大腿不停地抚摸乔若谷的大阳具,实际上就是
赵红玉的妙处也与乔若谷的大阳具有过亲密接触,我距离他们只有两米的距离,
所以我看得很清楚。  【噢,我也不想忍的,你是那么迷人,就是不放药我也会想入非非,噢,你
能告诉我,你给我吃的药叫……叫什么名字。】乔若谷痛苦的挣扎,他的双手已
经游到了赵红玉的美臀,只挂着一条小巧蕾丝的美臀竟然也红润晶莹,真是令人
垂涎三尺。  【你坐下来,我慢慢地告诉你。】赵红玉吃吃地笑,她拉着乔若谷的手,准
确地说,她拉着乔若谷粗若儿臂的第三只手来到一张椅子上,轻轻一推,乔若谷
就跌落椅子上,赵红玉分开双腿,拉开她的小内裤,露出一片萋萋的青草地,草
地的中央有一条粉红的裂谷,裂谷迎来了一个雄伟的客人。  【噢……红玉,我……我这是犯罪,何况……何况中翰还在旁边,噢……好
紧……】乔若谷皱起了眉,也不知道他是舒服还是痛苦,他似乎暗示我离开,但
我双脚如钉上了钉子,半步都挪不动。  【啊……乔大哥,你的东西好厉害……啊……】赵红玉双手压在乔若谷肩膀,
双腿都掂起了脚尖,美妙的圆臀一上一下地开始耸动,很显然,她已经开始吞吐
乔若谷的大阳具,为了证实我的判断,我走到了赵红玉的身后,果然,我看到了
让我血液沸腾的情景。  【中翰,你……你能不能不看?】乔若谷揉着赵红玉粉红的臀肉,揉得很用
力。  【她不是你的,我也难受,我也喝了有春药的赏心酒。】我冷冷地说到,这
个时候,我可不愿意做君子,虽然我完全可以克制我的欲望,但我不愿意放过眼
前这个尤物,除非我是笨蛋。  我当然不是笨蛋,更不是胆小鬼,我的胆子一点都不比强盗差,我不但没有
离开,反而向赵红玉走去。  【走开。】乔若谷向我大吼,他的双眼瞪得很大。  我没有说话,而是继续跨出一大步,离赵红玉粉嫩柔滑的玉背已经不到一臂
的距离。  【恩……啊……】赵红玉还在耸动,我与乔若谷之间的敌视她漠不关心,似
乎这一切都与她无关,她只知道忘情地扭动她的软腰,靡靡的呻吟中,我听到了
一声【扑】,声音很小,但我听得很清楚,这声【扑】来自赵红玉的屁眼。  女人放屁不多,放响屁更少,做爱的时候放响屁,那就是十年一遇,看来我
今天运气不错,居然听到了美人在做爱时放了一个响屁,唯一遗憾的是,美人不
是和我做爱。  对于女人的屁眼,我以前一向忌讳,但自从唐依琳教会我享受屁眼后,我几
乎天天都盼望着能再度品尝被扩约肌绞榨的感觉。只可惜,我没有胆子向戴辛妮,
小君,庄美琪提出菊花之爱,我害怕一说出口,就立即被五马分尸。  不过,面对赵红玉,我就不存在任何惧怕,何况她放了一屁,那一定是天意。  啊,什么狗屁天意,我只是在给自己凌辱赵红玉提供借口,我已经卑鄙到为
自己的无耻找借口。  我很无耻么?  答案却很模糊,因为我的手抚摸赵红玉的玉背时,赵红玉没有一丝反抗,反
而是消魂的呢喃:【恩……李总裁,你为什么不脱衣服?】我笑了,笑得很得意,
衣服也脱得飞快,乔若谷无奈地喘了一口气,他愤怒地抓住赵红玉的两个饱满的
山峰,很用力地蹂躏,很粗鲁地揉搓,连我也看不过眼。  【乔哥,你温柔点好不好?】我大声道。  【恩……恩……李总裁,我喜……喜欢乔大哥用力,啊……恩……】赵红玉
把两座颤巍巍的肉峰送到了乔若谷的面前,这次,轮到乔若谷得意了,他干脆把
肉峰含在嘴里,大口大口地吃,大口大口地舔。  空气中充满了淫荡的气息,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连手心也潮湿了,这时,
赵红玉扭过脖子,向我笑了笑,她是一个美得令人心颤的女人,娇柔的呻吟间,
她伸出手臂把波浪式的披肩长发全部拢集在一边,露出雪白的脖子。  赵红玉的脖子不但雪白,还非常香嫩,舔一口我都怕舔坏了,不过,赵红玉
的咯咯娇笑打消了我的顾忌,我也像乔若谷一样变得粗鲁,我甚至把手臂绕到她
胸前,握住了丰满的乳房,这是赵红玉很引以为傲的地方,如同雨打的蜜桃,只
差一天就成熟。  【啊……啊……你们想做什么?想欺负我吗?我可不会答应哦。】赵红玉一
边耸动她的身体,一边撒娇,她两个丰满的乳房已经各为其主,分落在我和乔若
谷的手中,我的胯下,那根怒目而视的大肉棒向我述说它的痛苦,我不能不安慰
我的大肉棒。  赵红玉的屁眼无疑是安慰大肉棒的最佳地方。  【你想我们欺负你对不对?】我的欲望已经接近临爆点,揉着赵红玉的丰乳,
我发现乔若谷已经处于迷离状态,那支黑乎乎的手枪不知道何时,已经摆放在桌
面上。  【恩……不对,不对……】赵红玉的身体几乎全趴在乔若谷的身上,她的美
臀越抬越高,直上直下的大阳具几乎把湿透的裂谷撑爆,粉红的穴口翻起了层层
的穴肉,真的淫荡极了。  【不对么?难道不是欺负而是强奸?】我托住了赵红玉的美臀,制止了她的
耸动,手指滑入菊花心。  【啊……啊……李中翰……你不要摸那里……啊,你的手指……】扭动中的
赵红玉大声娇嗔,因为我的手指确实插进了赵红玉的屁眼,轻轻搅动,屁眼里竟
然流出晶莹的黏液。  【好美的屁股。】我发出了由衷的赞叹,只是我的内心更赞叹赵红玉有一个
奇妙的屁眼。  【恩……恩……你们是大坏人,你们想强奸我……轮奸我,我……我可不同
意噢……】赵红玉大声呻吟。  【哦】乔若谷发出了一声浑厚的低吼,他不能忍受赵红玉停止耸动。  【哦。】我也发出了一声浑厚的呻吟,因为我的大肉棒已经捅进了赵红玉的
菊花眼,真难想像那么粗大的龟头居然没入了窄小的屁眼,龟头的勒痛让我迟疑,
但只迟疑了半秒,我就继续前挺,把整根大肉棒全部插入了肛门。  【啊……噢……噢……】赵红玉发出歇斯底里的尖叫。  ***   ***  ***  【赏心水米】的包间里灯火依然如炽。  一个男人躺在冰凉地砖上发了均匀而柔和的鼻息,显然,这个男人已经熟睡,
均匀的鼻子显示出这个男人的身体素质属于超一流的范畴,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
身上疯狂了一个小时,又连续射了三次精液后,还能有均匀的鼻息,那这个男人
绝对不简单。  当然,这个不简单的男人不是我李中翰,而是乔若谷。  我轻轻地把玩一把黑乎乎的手枪,这是乔若谷的手枪,枪没有上膛,但我还
是把枪口指着赵红玉,她正在穿内裤,修长的美腿真的一点瑕疵都没有。  【不要穿衣服。】我轻声道。  【什么?】赵红玉一愣,她的脸色依然潮红,凌乱的秀发让她更具诱惑力。  【没听清楚么?好,那我再说一遍,不要穿衣服。】我很温柔地笑了笑。  【难道你还没看够?】赵红玉没有笑,没有一个人喜欢被黑洞洞的枪口指着,
如果是换我,我会被吓得头皮发麻。  【确实没看够,不过,我现在不让你穿衣服是另有原因。】我很耐心地向赵
红玉解释,对女人,我一向很温柔,何况我半小时前刚在赵红玉的屁眼里射出了
浓烈的精华,我更应该怜惜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  【什么原因?】赵红玉口气有点冷,她的眼睛没有看我,只注视着我手中的
黑铁。  【我想知道乔若谷有没有生命危险,会不会醒过来,醒过后会不会变成痴呆。】  我耸耸肩,还扬了扬手枪。  【放心,没有任何副作用,他吃的只是一种特殊的春药,只是催情和短时间
的丧失本性,并不损害身体,更不会破坏记忆,两个小时后,药效就会减弱,三
个小时后,药效就基本消失,现在他睡觉,只是由于身体疲倦。】赵红玉有意地
扭了扭软腰,她不是给我跳舞,而是躲开枪口的角度,她一定是担心我这个笨蛋
不小心让手枪走火。  【恩,好厉害的春药。】我发出了惊叹。  【可惜,对你没有作用。】赵红玉瞪着我,眼里充满了疑惑。  【别这样看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耸耸肩,又扬了扬手枪。  【李中翰,你能不能把那东西放下?】赵红玉突然向我大叫。  【说心里话,不能。】我淡淡地说道。  【你怕我?】赵红玉冷笑一声。  【你连中纪委的证人都敢杀,连中纪委的人都敢下春药,我还能当你可爱小
花猫?不过,与其说我怕你,不如说我怕何书记。】手枪在我手中越握越紧。  【你很聪明。】赵红玉的眼珠子在转。  【别给我带高帽,就是笨蛋也知道你是何书记的人。】我淡淡一笑。  【你想怎么样?】赵红玉问。  【本来我今天晚上要见何书记的,看来已经没有这个必要了,你打电话给何
书记,就说我李中翰想跟他谈谈。】  【他不会跟你谈了,你与乔若谷的通话已经被窃听,现在你比朱九同好不到
哪里去。】赵红玉看了看朱九同的尸体,脸上露出厌恶的神情。  【朱九同死了,难道我像死人?】我吃惊地看着赵红玉。  【像极了。】赵红玉冷笑一声。  【我不相信。】  【你可以不相信,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就算不死,也会坐牢。】  【坐牢?】  【对。】  【为什么?】  【因为朱九同已死,杀死他的是你手里那把枪,如今这把枪全是你的指纹,
加上我指证你,嘿嘿,人证物证俱在,估计就是不死也判一个无期徒刑。】  【你恨我?】  【当然。】  【我们曾经做过爱,一日夫妻百日恩……】  【你闭嘴,你这是强奸。】  【你说你喜欢被强奸,所以我满足你而已,怎么现在反咬一口?】  【你……李中翰,你死定了。】  【我才不会那么笨,我现在就把手枪的指纹全擦掉,哈哈……】我突然大笑。  【唉!不是你聪明,而是我太笨,我真后悔告诉你。】赵红玉长叹了一口气,
那样子真的懊悔不已。  【你其实不愿意看到我死对不对?】我长叹了一口气。  【哼。】赵红玉涨红着脸,她的眼睛有了一丝狡黠的笑意。  【你是故意告诉我对不对?】我深情款款地看着赵红玉。  【哼。】这次赵红玉连狭长的眼角也有了淡淡的雾气,就像看情人的眼神。  【如果我听你的话,赶紧把枪放下,赶紧拿毛巾之类的东西来擦拭手枪,抹
掉指纹,那么你就有机可乘对不对?】我向赵红玉猛眨眼。  赵红玉脸色大变,她呼吸变得急促,挺拔的乳房随着胸口的起伏而晃荡起来,
她真是一个迷死人的尤物。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在附近一定藏有武器,因为纵然我放下手枪,你也不
是我的对手,恩,桌子离你最近,如果我又饶幸猜中的话,桌子下一定有古怪。】  我笑嘻嘻向赵红玉抛媚眼。  赵红玉却没有把媚眼抛给我,她的眼神比眼镜蛇还可怕,如果眼光能杀人,
我早已经死翘翘了。  我单手举起了手枪,枪口对准了赵红玉,另外一只手伸向方桌下,只摸索了
一下,我就碰到了一个硬梆梆的家伙,那是一个带柄的铁家伙。  【噢,mygod,红玉同志,你真的把我当成万恶的敌人来消灭?】我吃
惊地看看赵红玉,又看看从桌子下抽出的一把手枪,唉,真感觉自己像双枪老太
婆的后代。  赵红玉无奈地咬着红唇,半天说出话来。  突然,一个熟悉声音从包间的门外传来:【小玉,你不是中翰的对手。】  我大吃一惊:【何书记?】  【不错,是我,哎,我应该早点过来,小玉受委屈了,来,来,快把衣服穿
上,别着凉。】何书记走进了包间,他慈祥的脸上充满了父亲般的关爱,在别人
的眼里,赵红玉就像他的女儿。  赵红玉飘了我一眼,慌忙捡起地上的衣服,像一只兔子似的跑走了。  看着躺在地上犹自熟睡的乔若谷,我长叹了一口气,包间外,已经是人影憧
憧,杀气腾腾,显然跟随何书记而来人不是少数,我绝望地把两把手枪放在桌子
上。  【何书记,真巧啊。】我假装很镇定的样子。  【是巧,连你也认识中纪委的人,听说你要把录像带交给中纪委的人,恩,
我也对录像带感兴趣,所以过来看看喽。】何书记笑眯眯地看着我,可我觉得他
的目光有把刀子。  【说来更巧了,我与这个中纪委的人有点关联,他是我妹妹同学的哥哥,我
妹妹很喜欢他,我也喜欢他,所以我们是朋友了。】我也向何书记投以笑容,当
然,我的笑容里没有刀子。  【有时候朋友多也未必是好事。】何书记依然笑容可掬,他挥了挥手,身后
马上闪出三个身穿黑衣的精壮的男子,这些男子动作迅速,步履敏捷,眨眼功夫,
不但把我身上搜了个遍,还把桌子上的两把手枪都拿走,就连朱九同的尸体也消
失得无影无踪,好像朱九同这个人从来不曾来到过人间。  【也许朋友多真不是什么好事,不过,我还是希望与何书记交个朋友。】我
向何书记释放出友好的信号,或许也是乞怜的信号。站在什么山头唱什么样的歌,
此时次刻我所想的,就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和乔若谷的性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
东西比性命更重要了。  【我一直当你是朋友,可惜你没有把我当朋友。】何书记的笑容消失了,消
失得很快,我感觉非常不适应。  【如果是因为录像带的原因,我可以把录像带交出来。】我诚惶诚恐。  【哈哈……】何书记突然大笑,笑个不停,我心如针扎般难受。  笑声铺停,何书记轻蔑地看着我冷笑两声:【你们以为光凭我与小玉的性爱
录像就可以扳倒我?嘿嘿,如果你们这样想就太小看我了。】  【何书记,我既不想扳倒你,也不愿意看到你倒下,我甚至没有看一眼录像
带的内容,我只想过平平常常的生活,对于权力和政治我一点都不关心,如果我
李中翰不小心卷入这场旋涡,那么请何书记看在何芙的面子上放我一马,我愿意
离开S市,甚至离开这个国家。】  何书记紧紧地盯着我,沉吟了半天,好像思索着什么,最后,他突然露出奇
怪的笑容,神情和蔼地对我说:【你不必离开S市,更不必离开祖国,我不会为
难你,你走吧,替我向你父亲问声好,不过,你以后最好不要再牵扯进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暗想何书记话中的意思,凭感觉,何书记一定认识我父亲,
就不知道我父亲认识不认识这个权力滔天的何书记,想想我的父亲只不过是一个
普通退休工人,又怎么会认识何书记?莫不是何书记在威胁我的家人?想到这,
我又惊又怒。  【谢谢何书记的大人大量,你的问候我会向父亲转达,不过,我有一个小小
的要求。】我忍着怒气,小心奕奕地问道。  【什么要求?】何书记奇怪地看着我,好像觉得我得寸进尺。  【我还想你放过乔若谷。】我紧张地看着何书记。  【我不为难你,你却为难我了。】何书记冷冷道。  【我知道,如果你同意,我愿意答应你任何条件。】我紧张搓着双手。  【据你所说,乔若谷只是你妹妹同学的哥哥,这关系既不密切也有点远,你
大可不必为乔若谷什么。】何书记不解地摇了摇头。  【乔若谷救过我。】我沉声道。  【恩,受人恩惠,理应回报,不过,我还是不能答应你,不但不能答应你,
我还要杀了乔若谷。】何书记淡淡地说道,他的语气坚定而有力。  【什么?】我大吃一惊:【何书记,你……你大可不必这样……】我的心简
直跌落到三千尺深的低谷。  【小玉是我喜欢的女人,可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见小玉衣不蔽体,乔若谷也
赤身裸体,唉,我不用猜就知道乔若谷侮辱了我的女人,你说,我该不该杀了乔
若谷。】何书记的眼光阴森可怕。  【啊?这……这……】我像吞了一只苍蝇般难受,我既不能承认,更不能否
认,简直无言以对,只能暗叹何书记够狡诈阴险。  【怎么?难道中翰让我吞下这口恶气?】何书记在冷笑。  【不是,不是,我……我求你了,何书记,只要你放过乔若谷,我什么事情
都答应你。】已经无计可施的我只能低声乞求。  【真的?】何书记突然眼光一闪,盯着我问。  【真的。】我用力点点头。  【你妹妹小君我非常喜欢,如果你答应让小君认我这个干爸爸,我马上就放
了乔若谷,当然,小君必须在我家住上半年。】何书记堆起了满脸笑容。  【住半年?】我心中窜起了一团火,一团猛烈的怒火,这团怒火让我瞬间就
失去了理智。  【对。】何书记点点头。  【呵呵……呵呵……呵呵……】我怒极而笑。  【很可笑?】何书记脸色一沉。  【我笑你是个白痴,莫说住半年,就是让你这个人渣看上半秒,我也觉得是
一种侮辱。】我迎上了何书记的目光,他的目光不在让我感到害怕,只有怒火才
能让人变得勇敢。  【你很不理智。】何书记摇了摇头。  【是很不理智,你见过死人理智么?】我冷哼一声。  【你不怕死?】何书记奇怪地看着我。  【怕极了,不过,要让小君认你这个畜生做干爹,我情愿去死。】我很平静
地回答。  【那我满足你。】悄然后退了两步,他身后闪出了两个黑衣人,黑衣人的手
上都各握着一把黑乎乎的手枪。  月黑风高杀人夜,从包间的窗口向外眺望,窗外不但月色全无,就连呼呼的
风声也吹了进来,本来惬意的晚风,已经变成了随时会夺人命的厉风。但我没有
感到一丝害怕,因为我想起了小君,我甚至想起了令我讨厌的羊角辫子,我在想,
如果还能活着见到小君,我一定要她再扎起那两条怪异的羊角辫儿。  偏偏这个时候,我口袋的手机传来了一条短信息,我打开一看:哥,我今天
晚上就住在樊约姐姐家,如果明天你再不接我回去,那你就真的是一个大混蛋。  我的眼睛湿润了。  (完)
人体艺术模特美女人体艺术图片美女人体艺术写真色小姐 com日本谁知道色小姐网站色小姐全套